logo NFI logo SMART Research BV
选择你的语言: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ortuguês 中文(简体)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
logo
shadow
亲缘关系搜索:解决了一个尘封13年的案子

1999年4月30日荷兰女王节当晚至 五月一日,一个16岁名叫Marianne Vaatstra 从Kollum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被奸杀。犯罪现场在一个很小的东北部的村庄叫Zwaagwesteinde。

Vaastra DNA investigation
当地的自愿者将含有自己DNA的棉签递交上去,建立DNA库。
Image © ANP

这个案子相当的据有争议性,因为在13年间许多嫌疑者被拘留又被释放,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。 不但如此,媒体也竞相报道这个案件。

在2000年,检察官和法医宣布他们建立了一个嫌疑人的数据库, 这个杀人凶手,是一个白种西欧男性,可能就居住在方圆15平方公里的地方。 似乎大数据量的DNA调查将能够解决这个案子。一个犯罪案专门记者因为荷兰政府进行大样本量的DNA调查而向法院起诉他们。法院取消了这个案件的审理。

在12年之后,荷兰法例修改最终将DNA取样调查合法化,解决这个案子的最后一击终于变成了可能。

“荷兰有史以来最大的刑侦调查

在犯罪现场发现的DNA无法与任何在荷兰数据库内有犯罪前科的犯罪嫌疑人的DNA数据可以匹配。但是,DNA的特征让调查人员相信这是一起当地人作案的案件。 根据新进的法律修改,允许大量的DNA 地毯式搜查,调查者决定搜查所有在案发地点附近,案发时间年龄在16-60岁的男性。 旨在搜集DNA,与犯罪嫌疑人有一定相似性,这样就可以缩小调查范围。这些样本只为这一个案件调查使用,剩余样本立即销毁。这个研究由荷兰法医研究所执行,有关专家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罪案调查。

9月6日,法院要求7300名男子在犯罪现场附近村庄捐献DNA。多于89%男性愿意捐献他们的DNA,建立数据库。DNA数据被完全输入BONAPARTE 数据库。在分析进行到一半多一些的时候,一个匹配样本出现了,匿名样本的口粘膜样本,也被输入到Bonaparte数据库中,作为再次验证。当再次验证也显示同样结果,大量DNA普查,立即终止 公共安全部和警察立即将犯罪嫌疑人在2012年11月18日逮捕。犯罪嫌疑人立刻认罪了。

Bonaparte 系统使得荷兰法医处的大样本DNA调研成为可能。

亲缘关系算法使得 Bonaparte 计算变得快捷。Bonaparte 利用最为先进的数学可能性计算, 和数据库管理,迅速准确的定位不仅直接亲缘关系,也可以是较为间接的亲缘树 vaatstra。Bonaparte 已经显示出了他们的价值,在2010年Tripoli空难中,迅速鉴定了100多个遇难者。

参考文献
八月 29 2014, 09:24:20 / 27da23ca095a397a21038f4e502fe75585c3f75f
EnglishEnglish EspañolEspañol FrançaisFrançais PortuguêsPortuguês 中文(简体)中文(简体) 日本語日本語 РусскийРусский
SMART Research BV • Heyendaalseweg 135 • 6525 AJ Nijmegen • The Netherlands EU flag Cookies